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童老

写出自己的真实故事,与自己同命运的人分享,寻找自己的知心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风雨度过,经历坎坷,尝尽人间酸甜苦辣........平静的日子多好!

网易考拉推荐

续......  

2013-05-09 09:2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了黄老的院子门口,我已经是面目皆非。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地方,正站那发愣,黄老在楼上的窗户那在叫我:“小铭,你怎么到了还不进来呢”?我在那里全身的拍打。他说“,进来吧,没事。”于是我就走了进去。黄老站在楼梯口等我,我问:“家里还有人呢”?黄老说:“今天就我一个人在家,不好吗?”我说:“那不是没有人伺候你了”?黄老哈哈一笑说:“我一个大活人还要人伺候?倒是你要自己伺候自己了。”我就是需要洗个澡,还没等我提出,黄老已经给我说了:“你先洗个澡,洗好我们再聊,就到楼上去洗吧。”
    把水也给我放好,还拿了一套睡衣给我叫我洗完换上。我看他穿的很正经的,就问他:“您是不是准备出去?”黄老说:原来准备和你一起出去走走的,现在你总不能穿着睡衣出去吧!我想原来是这样。
    洗澡的时候,满以为他会到卫生间来看看我,起码也要问我需要什么,但却一直没有动静。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洗好澡从卫生间里出来,就见黄老正坐在沙发上看什么。见我出来了就和我说:“你是休息一下还是先和我说点什么”?我在黄老对面坐下:“还是先向您汇报吧!”黄老说怎么叫汇报呢?我又不是你的领导!我说您姑且就做一次我的领导吧!我也做一次您的下属。黄老说那好吧,你就细细的汇报吧,可不要漏掉什么哦!我就把我们从上海到杭州的情况和在沪杭高速施工的情况一一和他说了一遍。在这其中他问了我几个问题,我也一一向他做了说明。说了半天,他最后问我,“你现在有什么难处?”我就把工程款的事情向他说了,他站起身,给我倒了一杯水说:“你先等一下,我打个电话。”说完就起身去打电话。我感觉一直困扰着我们的工程款的事情有可能会解决,而且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式解决掉。
    放下电话后,黄老对我说:“你们的工程是有我们本省一家公司中标的,到你们这里已经是第三包了。就是说被层层扒皮,你们的利润已经是最小了。而高指的款项是不会拖延的,拖延你们的就是二包或者三包的那些包工头,你能明白吗?”我说:“当时找我们的甲方说是一包的,而且他的进场费是如期付给我的。”黄老说:“他们要是连你的进场费都不能保证的话,那他们也拿不下这么大的工程。现在的问题不是讨论他是否是一包,而是你的工程款是否能尽快到位。”我有点急了:“那还有办法吗?”黄老说:“不是一点办法没有,我已经和高指联系了,他们会尽快协调这事。你就放心吧!”我如果不到这里来,岂不是一直蒙在鼓里。我又有了受骗的感觉。
    黄老对我说:“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既然能给你问到事情的由来,就会有办法来处理这件事,你放心吧!不要愁眉苦脸的了!”被黄老这么一说,我才轻松一点,但还是高兴不起来,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我对黄老说:“那要是他们在几天内不能给我答复我可就要找您了!”黄老被我说得笑了起来:“怎么?这还赖上了?我可不欠你的钱哦!”我说:“那我可不管,谁让你答应帮我的。”黄老说:“先别去想那事了,我们来说点别的。”我问他说什么,他说:“说点开心的!”我说和我在一起的人就没有不开心的!但得先找一个开心的理由。还是先说说蔡吧。
    黄老对谈到蔡似乎挺有兴趣,叫我给他把茶水倒上,然后在沙发摊开身子,和我谈起了蔡。
    蔡是他老家一个高中同学的儿子,这个同学在学校时和他是非常要好,两个人睡一张床整整两年。这其中也有过很多值得回忆的事。文革中他同学站错了队,被对立面给打伤了,老婆也离开了他。当时黄老在老家没有参与这些武斗,加上当时有文化的人不多,武斗结束后,他很快就有了用武之地。而他的同学却因为身体的原因只能是安于平淡。黄老结婚后一连生了两个女儿,一直到最后也没有儿子,同学见儿子在他身边是没多大的出息了,就主动要求黄老照顾他的儿子,黄老看在同学一场关系也不错的份上就同意了。蔡一直在他的帮助下读完了书。这期间蔡的父亲也因为身体不好去世了。因为黄老的工作能力是相当的出色,而且也是机会帮了他,在“四人帮”倒台的时候顺理成章的做了官,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环境下又调到了省城。他老伴去世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蔡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他也动用了一些老关系,帮蔡组建了公司,公司的运营状况很好。因为对蔡投入的感情太多,遭到了两个女儿的反对,蔡也从他家里搬了出去,他女儿还和蔡有过冲突。但蔡是个很讲义气的孩子!对他是向来也没抱怨过,反而更加孝顺。做什么事也不让他为难。
    我听得有点晕乎乎的,不适时宜的问了一句:“那你和蔡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呢?”
    黄老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也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和蔡的关系就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
    我继续问:“那种关系是什么样的关系?这种事情总有谁主动,谁被动,你们是谁主动又是谁被动的呢?”
    黄老被我问得似乎有点不高兴:“我们之间没有谁主动被动,一切都是正常发生的,你不要老是用你的逻辑来看待所有问题,似乎一切都有规律可循的,男人和男人之间发生的事情都是如你想象中的那样。那我来告诉你,你不要用你们之间发生的事和别人的事来对号入座。我不喜欢那样,我也不希望你那样!”
    “怪不得蔡和我到你这里就象一个熟人,你对他也象一个朋友。全没有那种关系之间的亲热。原来是这样。”
    黄老说:“在和蔡之前是从来也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如此美好的事情!男人和男人之间也可以有和男人和女人之间同样的感情!”
    我说:“那蔡为何要介绍我和你认识呢?他就不怕我把你给抢走?
    黄老说:“我们之间发生什么没有?你就这么自信能在他手里把我抢走吗?不要太小孩子气了!你我之间说不定什么都不可能发生!
    说话间我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老彭已经到了。黄老问我是不是要走了,我说我的师傅来接我来了。黄老说:“听说你师傅是很有魅力的一个老头!哪天能让我一饱眼福啊!”我说:“你要是想见他我现在就叫他上来。”黄老说:“也好!今后可能免不得要碰面的,就今天请他来坐一坐,晚上我请你们师徒吃饭。”
    我下楼把老彭和美莲老公一起叫了进来,老彭和黄老见面就象一对好久未见的老友,握着手就不松开。黄老说:“我早就听说你了,今天看来是真的很帅的一个老家伙啊!”老彭说:“我们那有句俗话叫‘扬州大姐水色好,高邮大姐黑溜鳅’。你就是扬州大姐,我就是高邮大姐。一句话说的黄老笑弯了腰。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