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童老

写出自己的真实故事,与自己同命运的人分享,寻找自己的知心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风雨度过,经历坎坷,尝尽人间酸甜苦辣........平静的日子多好!

网易考拉推荐

续......  

2013-06-28 21:3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假期过得很充实,我依旧是和小笛学琴,和张俊宝学画,周六周日和朋友打打篮球或者找程教练练跆拳道。我爸为了方便和我联系,还给我买了个手机(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自己的手机啊……真怀念……)值得一提的是,我或许真的如同那个老师说的,我还真是学画的料,这个假期我的素描水平狂飙,我自己看着自己画的石膏像都觉得梦幻。

  一天张俊宝跟我说,“哥,我快中考了。”

  “哦,对哈,还有半年了,怎么样啊?”

  “嗯,还好啦,对了哥,我要考你们学校哦。”

  “S中?”

  “对……”他笑着盯着我的眼睛,“到时候你要照顾我哦。”

  “当然啦,”我拍拍他的脑袋,“好好学哦,到时候我

  “嗯,明天我带你出去玩儿好不好?” 看看能不能赶过来给你加油。”

  “嗯!”他开心地点点头。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原来他一直追着我的脚步,就像我一直追着苏毓笛的背影一样。

  二月十三号晚上我给小笛打电话。

  “小笛,你明天有空儿吗?”

  “有啊,呵呵,我天天都有空儿……”

  “好啊,去哪儿?”

  “随便啦,反正你明天出来就好啦。”

  “嗯,好。”

  放下电话,我无比亢奋,二月十四号,他毫不犹豫地就答应和我一起出去玩儿,呵呵,我当然知道他肯定想不起来二月十四号是什么概念,但至少,1998年的情人节是属于我和他的。即使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形式,我也可以满足了。

  第二天我早早地就到了他家,那天他穿着深蓝色的高领毛衣和一个白色羽绒服配着深色牛仔裤,头上毛茸茸的黑帽子显得他更加好看了,我情不自禁地给他一个大熊抱,“哈,你今天好可爱啊……”

  “呃……可爱……”他吐舌头笑道,“我这叫帅,你才可爱呢。”

  “哈,还说呢,你真是越说话越可爱啊,宝贝儿我都想亲你了……”

  “我敲你啊,”说着他就跑过来要打我头,我笑着跑开,他就抓起地上的雪往我身上扔,“哈哈,这下你跑也没用啦。”

  “小样儿,还用暗器,真不道德,我还不跑了,”我喊着就对着他跑过去,他立刻闪开了。

  那天早上,我们就在他家院子门口,打了半天的雪仗,一片白白的雪地上纵横交错着我们的足迹,那天他笑得很开心,弯弯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最后我们都累得倒在秋千椅上,他呼哧呼哧地喘气,兴奋地说,“我从来没这么开心过呢,”他转头看着我笑道,“这是我第一次的剧烈运动哈……”

  我看到他额前的刘海儿因为汗水有一些贴在了额头上,我下意识地伸手拨开,他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又笑了起来,我看着他眼睛里跳动的快乐,看着他红彤彤的脸蛋,感到他温热的呼吸落在我耳边,我又开始失控了。

  “小笛……”

  “嗯?怎么啦?”

  “小笛,我……”那一刻,我真的有种想说出一切的冲动。我咽了下唾沫,心脏狂跳。

  “嗯?”

  我看到他单纯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对我满眼的信任和依赖,心一瞬间就凉了下来,我真是疯了,难道我要失去眼前的一切么,不行,不能说,不能说……

  “你什么呀?”

  “我……哈,没什么啦,逗你玩儿的,你瞧你个傻样儿……”

  “臭小子你耍我!”说着他笑着就一拳头打过来,我本能地抓住他的手腕,他身子一倾一下子就跌在我怀里,我顺势抱住他,把他的头按进我胸膛,我用力地抱着他,那个时候我真的怕这个人终究会有一天离开我,我再也抱不到他,他再也不会依赖在我身边。

  这个怀抱明显和以前不同,我内心深处的恐惧和独占欲好像在我双臂间表达了出来,我感到他在我怀里忽然僵住,有些不自然地想挣开,我像是赌气似的抱得更紧。

  “喂,你放开啊,憋死我啦!王若飞!”

  我在听到王若飞三个字时像是被电到一样立刻松开他,我真是疯了,要不就是快疯了,我想我那时候的表情一定很忧郁和无奈,我苦笑了一下。

  “对不起。”

  他沉默着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才低声问我,“哥哥,你怎么了?”

  我站起身背对他,笑着指了指院中央的雪人,“小笛,你看。”

  他走到我身边,我继续说,“你说,雪人为什么而存在呢?”

  他沉默着,我笑了笑,“就因为有个人给了它一次机会让它有了人的身体,不只是一堆雪,”我低头看向身边的人,他也正抬头看我,“就为了那么一个人,注定不可能在一起的一个人,他就笑着默默在那里等那个人再来看他一次,即使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消失,即使知道,那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

  他静静地听我说,我看着那个在院中央孤独站立着的雪人,心里想,是谁堆起了他,而那个人又堆过多少雪人,他会是他的几分之几?

  “小笛,”我转过身,面对他,“如果是你,会期待那份没有结果的爱情么?”

  他面无表情,如同平日的他一样冷静而漠然,“不会。”

  我看着这个只有十二岁却好像二十岁一样淡漠果断的男孩子,我爱到骨子里的人。穿过他的肩膀我看着那个快要溶化了的雪人,终于笑了,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对他说,“对啊,我也不会。”

  他忽然笑了笑,“哥,你就那么喜欢那个人么?”

  “对啊,不,不是喜欢,”我摸了摸他的脑袋,“我爱他。”

  “那个人还真幸福呢,”他喃喃自语了一声。

  “你想知道他是谁么?”我平静地问他。

  他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不想。”

  “为什么?”

  “没为什么,就是不想知道。”他笑着忽然拉起我的手,“好啦,不说这么沉重的东西,咱们去哪儿玩儿?”说着就拉我往院子外面走。

  阳光逆着他的轮廓,他的身子像剪影一样在我眼前奔跑,他拉着我的手,雪地上我们的影子仿佛联成了一体。我爱的人,和我在阳光下牵着手奔跑在雪地上,那一刻,我真的以为沉睡在我心底的梦,终于实现了。

  之后我们又去动物园,看傻乎乎的熊,看肥的要死的河马,然后又去公园,玩儿一些不是特别剧烈的游戏,碰碰车,过山车,两个人一起坐旋转木马还请人给我们拍了一张。照片上我们都是对着镜头大笑,很俗地V字手势造型。最后去了趟钢琴酒吧,调了很怪味的酒听那个歌手静静地唱一些寂寥的歌。那天的他真的很开心,一整天都是笑着的,他很佩服那个酒吧钢琴师,说他的才华发挥在这里很可惜。静静的旋律,优雅的格调,我知道他一定很喜欢。

  大概玩儿到六点多,天已经彻底黑了,我们来到江边散步,冰冻的河面上有很多人在滑冰或是坐冰滑梯,江边全是出双入对的情侣。我带着他来到最漂亮的景致边,然后找专门拍照的人给我们拍了个很艺术的照片,背面是大片的五颜六色的冰雕,天空的星星稀少却明亮,我靠着江边的横栏站着,小笛站在我身前,我从后面抱着他的腰,他笑着一只手抓着我环着他的胳膊,一只手在耳边摆了V的造型。镜头卡擦响的时候,我想,如果时间真的就这么永远如同相片定格一样停止在这个瞬间,该有多好。

  回家的路上,他哈哈笑着说,“哥哥,我今天好开心哪。”他摇了摇手中的相片,“呵呵,我永远会记住今天的……”

  “呵,我也是,”我停下脚步,“小笛,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

  “嘿嘿,这话怎么这么别扭……”他笑着挠挠头,然后抬头很认真地说,“嗯,好!”

  “哈哈,你小子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啊?”

  “嗯?十四号么。”

  “二月十四,什么日子……”

  “啊!情人节啊。”

  “对地……”

  “呃,哈,你故意的对不对?你耍我玩儿呢……臭小子我敲你!”说着他又叫嚣着要过来打我。

  “哈哈,刚才谁在情人节说要一辈子和我在一块儿啊,哟,小孩儿,你已经是我的人啦……”

  “王若飞你给我站住!我今天一定要敲到你的头!”

  于是我俩一路追追打打笑闹着跑到了他们家,我一转身,他没料到我不躲开一下子撞过来,我脚下被雪滑了一下,然后两个人一起倒在雪地上,他刚要站起来,我就使劲儿拽他衣服,他又碰地倒在地上,然后他不甘示弱地也拉我衣服不让我站起来。

  “小样儿,跟我格斗,你看我拿出无敌杀手锏!”

  他累得喘着粗气,却还是笑着鄙视我的眼神看过来,“切,有什么招儿尽管使出来,我是钢筋铁骨葫芦娃……”

  “嘿嘿,”我十指对着他上下晃动,“小样儿,看我的十脉神剑!”说罢,我就扑过去挠他痒痒,他咯咯笑着求饶,“呀,哈哈,哈我错啦,哎呀,哈哈,我错了嘛,大侠饶命啊,哈哈哈……”

  我看他在我身下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月光柔和地洒在他的脸上,他的一双漂亮的眼睛在长长的睫毛下忽闪忽闪的,我忽然停住了所有动作。所以说,那个歌还是很有道理的,都是月亮惹的祸。我压在他身上,静静地看着他,他笑得眼角有眼泪流下来,我下意识地伸手轻轻抚了一下他的眼睛,擦干那道泪滴。他被我搞得有点蒙,怎么说呢,那天朦胧的月色,安静的夜,充分打造了让我冲动的暧昧气氛。

  然后他的声音很适时地响起,“哥哥……”有点疑惑,有点胆怯,更多的是搞不清状况的茫然。

  “小笛,我忽然想亲你哎。”我假装很痞子地邪笑,心跳却快得好像心脏要蹦出来一样。

  “呃,啊?”他无错地看着我,“那个,我……”

  不管了,我管不住了,谁要是在自己一直在乎的人就在自己身下,脸对着脸就差几公分的情况下还能忍住,我拜他为师。我舔了一下唇,忽然低下头,一下子吻了下去。我明显感到他的身子立刻僵硬住,然后剧烈地挣扎着要推开我,我第一次对他用蛮力,理智已经荡然无存了,我管他山崩地裂,我什么也不在乎了。我用力压住他,狠狠侵略着他的双唇,估计法式热吻也不过如此了,我越吻越深。我感到他忽然放弃抵抗,然后身子渐渐软下来,慢慢地抖起来。

  “小笛……”我喃喃着,吻着他的眼睛、鼻梁、脖子,我感到自己已经完全疯狂了,我想要他,我想占有他,他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小笛,小笛,a yi xi de ru……”我残存的理智逼我用日语说着我爱你,我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懂,“a yi xi de ru,a yi xi de ru……”

  “哈……呃,哥……”他迷迷糊糊地喊我,我本能地开始要脱他衣服。

  忽然,放在兜里的手机音乐响了,我和他都浑身震了一下,他像是忽然清醒了一般,猛然把我推开,然后缩在雪地上坐着,浑身抖个不停。我根本管不上手机,欲望被这么一吓全没了,我看到他缩着肩膀的样子,忽然想狠狠抽自己,妈的,我忽然犯什么混哪!

  “小笛……”我走过去,蹲下身子,他往后缩了一下,我伸手把他抱住,他没有推开。

  “对不起,我刚才……嗯,我刚才把你当成他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浑身震了一下,然后抬头看我,眼神复杂,“你把我,当成你喜欢的那个人了?”

  “嗯……”我抱紧他,尽量让面部表情显得沉重的悔恨的模样,“真的对不起,我……我真他妈混蛋!”我说着,拉起他的手,“对不起,你打我吧,我不躲。”

  他沉默地着看我,过了很久,他推开我,站起身,“没关系,呵呵。”他笑了笑,像我平时一样拍拍我的头,“哥,你还真是爱她呀。”

  “哈,那啥,都是月亮惹的祸么……”我假装轻松地笑道,“你冷不冷?雪地那么凉……”

  “没事儿,我皮厚肉粗么,”他又笑,“好啦,我也该回去了,再见。”说完他就匆匆地要走。

  我看着他的背影胃痛的像被人捏着一样,“小笛!”

  他身子顿了一下,然后转过身,笑着看我,“干嘛?”

  “那个……回去喝点热水,别感冒啦……”我像个傻子一样装无所谓。

  “嗯。”

  “还有……嗯,明天我还找你练琴哪。”

  “嗯,好啊。”他还是笑。

  “哦,那个,嗯,好吧,回去早点睡觉,晚安。”

  “嗯,晚安。”

  看着他走进屋子,我仍是愣愣地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终于还是浑浑噩噩地走回了家。

  我吻了他?我吻了他!我吻了他……我还差点跟他做了……天哪,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到了家,我躺在床上烦恼地想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拿起今天的照片,我看着在我怀里单纯大笑着看镜头的男孩儿,又想到刚才在雪地上在我身下意乱情迷的他,我彻底地失眠了。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