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童老

写出自己的真实故事,与自己同命运的人分享,寻找自己的知心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风雨度过,经历坎坷,尝尽人间酸甜苦辣........平静的日子多好!

网易考拉推荐

  

2013-07-21 00:5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十二章

  我看到小笛看着布告栏上的字还不打算去报名,不过倒是有个女生过去叫他。

  “同学你好,是新生吧?”

  “嗯,你好。”

  “新生到那边报名的,你跟我来。”

  他又瞟了两眼布告栏,点点头跟那个女生到了报名点。

  和一个学长对话了几句后,他接过资料,转身走之前问他,“请问学长,那个布告栏只介绍我们学院吗?”

  “哦,对啊,每个迎新处只写了本学院的。”

  “哦,这样啊……”他又看了两眼布告栏,回头又问,“那学长你知道X学院在哪儿吗?”

  我一愣,耳朵立刻竖起来。

  刚才那个女生又走过去笑道,“我知道怎么走,我带你去吧。”

  “谢谢,不用了,你告诉我怎么走我自己去就好了。”

  那女生呵呵笑了笑,给他指了路,小笛点头道了谢,我呆了呆缓过神来立马跟上去,我发现自己挺无聊的……

  过会儿我看到小笛走到我的学院布告栏前停下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会儿,看完低头笑了笑,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我心里一毛,立刻拔腿跑到N远的地方,果然,手机响了,

  “喂?”

  “哥,我到了。”

  “哈,到了啊,在哪儿呢?”

  “嗯,在你们学院迎新的地方,你呢?”

  “啊?你也在那儿?我也在附近哪……”

  “咦?我没看到你啊,在哪儿呢?”

  我忙快步走过去,朝着他的背影喊,“小笛……”

  他手还握着手机在耳边,回过身看到我,一下子笑起来,呵呵,一天没见,却像分开了好久一样,北京,现在我们就在北京了吗……那时我真的觉得为了这个时刻放弃F大很值得。

  “哥!”

  我几大步走过去,伸臂紧紧抱了抱他,“呵呵,小孩儿,想死我了。”

  他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嘿嘿笑,“吃饭没啊?”

  “晚饭还没呢,”我拎过他的旅行箱,“先去你的寝室看看。”

  一路上聊着很快就到了他们宿舍,到了门口我就郁闷,这次我们宿舍之间的距离真是远的牛郎织女了。他也是他们寝室第一个到的,我帮他把宿舍打扫好,又陪他照完了相,填好了资料。忙完了一切他问我,“你的宿舍在哪儿?”

  我郁闷地挠挠头,“哎,远着呢,”我指了指,“那个楼。”

  “啊?”他皱眉头,“这么远……”他有些难过的表情,“估计上课也离十万八千里了……”

  我们都沉默了一会儿,我拍拍他脑袋,“好啦,至少还在一个学校,没事儿就可以一起学习么,不想了,嗯?”

  “嗯……”

  我们找个地方吃完饭就开始逛校园,J大校园真的很大很美,我们走在林荫路上,看着两旁叫不出名字的花花树树,心境莫名地平静安适,

  “小笛,我们竟然还在一个学校……竟然都在J大。”

  “是啊,”他抬头看我,眺望着远处碧波荡漾的湖面,“哥哥,我一直都在想,高二高三那两年,一直都想,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能和你一起到J大,一起走在湖畔,”他笑了笑,停住脚步,望进我的眼底,“可是,我以为根本不可能了呢。”

  我摸了摸他的脑袋,心很疼,“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会再那么对你了,永远不会了。”

  他看着我忽然笑了一下,是我从没见过的在他脸上出现的苦涩的笑,“哥,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么?”

  “什么?”

  “刚才,我好想抱着你,很想你也抱着我……可是这人这么多,我不敢……”

  我心里一痛,他笑着看远处成双成对的情侣们肆无忌惮地牵手拥抱,说,“哥哥,我知道你说的那些话,你为什么会说那写狠话……原来真的,很难受的……哥,我,”他低下头,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自己想说什么……”

  我感到我的胃狠狠地痛了一下,我想抱紧他,抱紧这个被我带进痛苦的男孩子,可我知道,我也不敢,我不能让一次的冲动摧毁了我们的未来。过了很久,我摸摸他的头,我看到他抬头时眼底的落寞,我忍着心痛微微笑了笑,“小笛,你跟我来。”

  他轻轻点了点头。

  我们走到湖畔,几只鸭子来回在湖里游着,偶尔飞过几只小鸟,夕阳的余晖洒在微波粼粼的湖面上,红彤彤的云大朵大朵地漂浮着,在湖面投下浮动的暗影。我拉过小笛,指了指天上的浮云,“小笛,你看那些云。”

  他抬头看了看,有些疑惑地看向我。

  “小笛,你知道么,那些云,有时候会因为夕阳的打扰变成血淋淋的颜色,有时候也会变得灰蒙蒙的没什么生气,到了晚上,又会被黑暗吞噬得彻底消失不见,可是,”

  我笑着看着面前干干净净心如明镜的男孩儿,“可是,到了第二天,它总会变回属于他自己的颜色,纯白剔透的颜色。”

  小笛抬头看向那些渐渐开始变暗变得模糊不清的云,我继续说,“小笛,你知道为什么么?”

  “为什么?”

  “因为,”我刮了下他的鼻子,笑道,“因为他的心是白色的。”

  他愣了愣,眼中的疑惑渐渐消散,“所以,小笛,不管别人怎么样,不管他们会给我们血红也好,灰暗也好,甚至是黑夜也好,只要心是白色的,第二天,我们还是会看到晴天的。”我如往常一样摸了摸他的脑袋,“小笛,哥我现在没什么钱,没什么东西可以给你,但是你相信我,四年后,或者更久一些以后,我会让你幸福的,到时候,我不会再让你怕什么,你相信我。”

  他呆了很久,忽然抿着唇低下头,再抬头时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眼神熟悉的笑脸,“嗯,我知道了。”

  过会儿,他忽然调皮地笑了笑,“切,谁用你给钱啊,我自己也会赚钱,保准赚的比你多……”……

  “哟,小孩儿,吹牛呢?”

  “谁吹牛了,不信到时候比比。”

  “好啊,输了不许哭鼻子。”

  “哈,那你准备好三包纸巾吧。”

  “臭小子,我敲你啊,别跑!”

  “哈哈,傻子才等着你敲……”

  “站住,臭小子,你就是一小傻蛋,苏毓笛,不许跑……”

  天渐渐黑下来,我们绕着湖畔追逐了半天,最后以我抓到他敲了一记脑门儿结束。那天,是我第一次对他保证我们的未来,或许就是所谓的山盟海誓吧,即使若干年后形单影只,我的心也从来没改变过,只是当时站在我身边,令我即使倾尽所有也想要呵护的人,却已不知所踪。

  那段时间我时常会回忆当初的我们,那段满腔热情地期待长大的日子,只是独自一人时,握着那块儿一直陪着我的黑色石头,总是满眼的无奈和沧凉。有情时没钱,有钱时留不住情,我看见曾经自己最渴盼的愿望日益实现,却看不到曾经最在乎的容颜。

  清楚地记得当初茫然地寻找和等待,眼前的空缺、回忆的侵蚀,让我渐渐明白,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十二年前我站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盲目地思念了不知多少个日夜,却完全找寻不到你的任何消息。

  “小笛,”走累了我们坐在一块儿大石头上聊天,“晚上回寝吗?”

  “对啊,那还去哪儿?”

  我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口,“那个,到我寝室来好吗?”

  “好啊,”他笑着敲了我一下,“就这事儿你还要思考掂量犹豫半天,我说你累不累啊?”

  “呵呵,”我摸了摸他的头,“不早了,回去吧。”我起身对他伸出手。

  “嗯哪。”他干脆地握过来,我拽他站起了身。

  一路聊着到了寝室,刚才就远远看到宿舍没亮灯,果然没人。

  我在小笛后面走进屋,屋门刚刚关上的一瞬间,我忽然就感到怀里一下子撞进一个人,我心疼地紧紧搂住他。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抱着我的腰,我们都沉默着,只知道拥住怀里的人,却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表达出心底的无奈和心痛。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