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童老

写出自己的真实故事,与自己同命运的人分享,寻找自己的知心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风雨度过,经历坎坷,尝尽人间酸甜苦辣........平静的日子多好!

网易考拉推荐

续......  

2013-07-24 23:1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怎么了?”

  “不要,不用。”

  “为什么?”

  他垂下眼,我也不知道他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又摇了摇头。

  我叹了口气,这也不行,我真没什么招儿了,我本来就不怎么会安慰人。

  忽然他抬头盯着我,一脸严肃,“哥,你以前……跟人做过没?”

  我脸一下子僵那儿,他明白了什么似的不再说话。我彻底尴尬了,更不知道解释什么来安慰他,我发现我的口才对着他没什么发挥余地,我只好认错地咪那儿不吱声。

  “那,你被人、嗯,你被上过没……”

  “没有,绝对没有!”我立刻否认,我要“力所能及”地保护他脆弱的心灵……

  “那,你有没有……”他顿了一下,皱了下眉头,烦闷地偏过头,“没事儿了。”

  “呃……”我看他想问却觉得自己八婆烦乱的表情,我傻呆呆地挠了挠头,“那个,小笛,你想说什么?”

  “没事儿了。”

  “说吧说吧,我听君教导。”

  他终于张了张嘴,说出来的话倒是让我一愣,“哥,你记不记得你在三亚问我,你问我是不是真心的,是不是糊涂了,”他低头很快地说,“其实,我和你一样。”

  他终于看向我,笑得有点苦涩,“我也怕你会再离开我,再那么狠心对我。看到你和朴朔涛柯俊宝有说有笑地,我也会很难过,我甚至听说李倩和你表白以后我看她就浑身不舒服,你一点都不知道,对不对?”

  我震惊地看着他,这算表白么?他从没和我说过这些话,我听着像做梦一样。

  “哥哥,我也会嫉妒,我一直以为那是女人才会那样,我真的很矛盾,我……”

  我把他的话封住,吮吸着他的唇,脑子里不停地回荡刚才那些话。

  “小笛,嫉妒我也会,只要爱你,我就不可能不嫉妒,”我摸摸他的头,温柔地看着他,“你不要贬低自己,你是彻彻底底的男子汉,不要怀疑这个,”我笑着弹了弹他的脑门儿,“我是爱男人,而且我爱真正的男人,那,我现在就爱死你了,你数学那么好,等量代换一下么……”

  他还是有点郁闷的样子,我忽然伸手抬他的下巴,一脸痞笑,“老公,不想了哈……”

  “去你的!”他敲了下我的脑袋,我们相视着大笑起来。

  给他洗好了身子,我简单收拾了一下惨烈的局面,然后抱着他渐渐睡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我暗自庆幸没有人来,不过我猜下午开始应该会来人了,我起来穿好衣服,小笛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几句又睡过去了,我看他脸有点红,我皱了下眉头,走过去探了一下他的头,有点发烧,哎,真是……

  “小笛,”我摇摇他,他半天眼睛才睁开一条缝儿,“小笛,我去买点东西,你等我一下。”

  他嗯了一声又睡了过去。我心疼地摸摸他的脑袋,叹了口气走出宿舍,昨天真伤到他了?真是不应该,哎……我骂了自己半天,买好了吃的和一些药,拎着一堆东西,掏出寝室钥匙。

  门竟然没锁,不会吧,这么一会儿就来人了?我推开门,看到小笛还在睡着,隔着过道的床位有个人站在床边弯腰收拾床铺,呵呵,到J大来见到的第一个同学啊,我转身轻轻关门,把东西放在桌子上,那个人自始至终都收拾他的东西,头都没回一下,不会吧,又是一个不爱搭理人的?我看看小笛,看看那个男生的背影,觉得很囧……

  “嗨。”我打了招呼,他回身直起身子,还挺高,带个黑框眼镜特斯文,右边的鬓角竟然有点棕色,后来据他说那是天生的(题外话),

  “你好啊,这个寝的?”

  他点了点头,“嗯,你也是?”

  “对啊,你叫什么?”

  “肖林,”他看了一眼小笛,“他也是?”

  “不是,他是28楼的,我哥们儿,”我看看他的一堆行李,笑道“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他说完就开始继续收拾,我呆了一会儿,貌似他好像也没问我叫什么,我有点蒙,怎么感觉碰到三年前的小笛一样。我摇了摇头,感觉有点诡异。

  我走到小笛床边,坐在床沿轻轻拍了拍他,“小笛,起来,吃点药。”

  他慢慢睁开眼睛,终于看清我,“哥哥?”声音有点哑,看来还挺严重的。

  我心疼地把着他坐起来,刚坐好眉头一下子皱起来,不舒服地动了动。

  “怎么了?”

  “没事儿,你吃饭了没?”

  “买了点,一起吃吧,”我摸摸他的额头,“还是有点热,我买了点药,吃完药睡一会儿就好了,”我看他还是蹙着眉头,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问他,“那儿疼不疼?”

  “有点儿,不过还可以,没关系”他冲我笑了笑,“吃饭吧,不用担心我。”

  我看了看他,无奈地叹气,他总说没事儿我都搞不清到底真没事儿还是假的,我把买好的东西拿出来,回头问肖林,“你吃饭了没?这儿挺多的。”

  小笛抬头,这才注意到屋里还有个人,没说什么。

  “不用,我不饿。”拒绝倒挺干脆。

  我把东西拿到床边,说,“小笛,我看肖林有点像你。”

  “是么?”

  “我不是说长得像,我是说性子。”

  “哦……”他没再说什么。

  吃完饭,我倒了杯水给小笛,弄了点药,我看他还是微微皱着眉头的样子,胃很难受,虽然表面上装没注意的表情,我不想让他难为情。

  “小笛,再睡一会儿吧,”我给他拉被子。

  “不要了吧,我都睡那么长时间了。”

  “哟,”我刮了下他鼻子,“你这个睡神还有睡得多的时候呢?呵呵,乖,听话,睡一觉就好了。”

  “嗯,好的。”

  他果然还是很累的,闭了会儿眼睛就睡着了,我搬了个凳子守在他旁边,拿本书低头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好像还是有点发烧,没什么退烧的感觉,我开始着急,

  “肖林,你知道什么药退烧好使不?”

  肖林收拾完东西就靠在床上看书,他抬头看我,依旧没什么表情,“烧得厉害么?”

  “还行,”我指指小笛,“我朋友发烧,怎么也不能退。”

  他起身下床,走到小笛旁边探了探他的额头,“什么时候发烧的?”

  “今天早上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