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童老

写出自己的真实故事,与自己同命运的人分享,寻找自己的知心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风雨度过,经历坎坷,尝尽人间酸甜苦辣........平静的日子多好!

网易考拉推荐

续......  

2013-09-25 22:53: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完,他头都没回地转身就走了。我听到大门碰地被甩上的声音,心都跟着哆嗦了一下。

  那个男人的出现没有任何预兆,他就像在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世界中,残忍地笑着看所有人挣扎,并以此为乐,说狂,他是二十年后的朴朔涛,说心思复杂阴谋诡计,他和当时的我就是天和地的差别,说到冷酷,小笛根本不及他百分之一,这个人,我至今都无法揣测他的任何想法,他是我所见过的人中最狠的一个,我不知道我的四十岁是不是也会和他一样,虽然他作为欧阳锋,非常希望把我打造成另一个西毒,来以此刺激我那个一直认为我只是好学生乖宝宝的老爸。

  他那人真的是顶级无聊加变态,我一想到他张狂的脸就想把平生所学都招呼到他身上,好吧,貌似在文里说他坏话不是什么好事儿,我忍了。

  那人走了之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回过神来,我回头看老爸,他眼神呆滞,也不知道盯着什么东西眼珠子一转不转。我脑子一团乱麻,这人是谁?他怎么到我家来?他明显跟我爸有仇一样,究竟怎么回事?

  我理不出思绪,我想问清楚,但我看我老爸的样子根本不忍心再逼他,怎么说,他怕那个人,说实话,虽然很不想承认,那人笑着问我“你多大”的时候,我后背也是没来由地发凉,我长这么大没怕过谁,他是第一个,让我有种可怕的感觉。

  那样的人,老爸一个人应付了很久了?他本来就很胆小的人,怪不得现在这个反应,我叹了口气,压住所有的疑问,走到他面前,尽量小声怕吓着他,“爸……”

  他猛地抬头,看我的时候明显慌乱无错的神情,“小飞……我……他……不是……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会来……我、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

  我心里再次想把那个人扒皮抽筋剁碎了喂狗,我看他一脸惊慌不停道歉,我感到我的胃前所未有地疼,我下意识地抱住他,我和他都楞了一下。那个我小时候觉得很高很帅很温暖的人,怎么变得这么矮这么瘦这么憔悴,是他,从我八岁开始一手把我拉大,他自己一个人养了我十年,把我养得又高又结实,自己却缩成了一个我抱着都硌得生疼的瘦弱男人,我心痛得抱紧他。

  “小、小飞?”

  “爸,你不用解释,我不问你……”我放开他,尽量笑得自然一点,“我不问,你不要怕,你想说我就听,不想说的话……就不要说了,我不会逼你什么的,”我拉他的手,摇了摇,就像小时候朝他撒娇一样,“我是你儿子哎,不许怕我哈,不想说就把我踹一边呗。”

  他呆呆地看着我,我看他眼角又开始湿润了,应该是很久了吧,我真是很久都没有这么和他说过话,永远都是凶巴巴的,爱搭不理的,那种父子之间平和尊敬开玩笑之类的对话,我们之间真是屈指可数,那时候,我从骨子里感到后悔这种情绪像是一张黑色的网把我紧紧束缚住,因为是长辈,我对他从没有像对待朋友和小笛一样费心过,而我却忘了,世上却是只有他,从我出生开始就一直微笑着包容我所有的过错不计任何得失地爱着我。

  “爸,他要是再来我就把他踢飞,你不用怕他,”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我都黑带三段了,绝对能把那个王八蛋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他!”

  老爸愣了愣,忽然笑了一下,我趁热打铁,“老爸,你笑的时候超神圣,一圈光在周围晃啊……”

  他估计是被我弄懵了,过了一会儿,终于笑着摸摸我的头。

  我忽然间想起来,很小的时候他经常喜欢摸我的脑袋,或许那是他表达宠爱的方式,只不过后来都被我别开了,他就很少再这样,只是我还是下意识地模仿了他,就像我对小笛对宝宝或者对别人,那些让我心疼的人,我总会不由自主地去摸一摸他们的头发。

  “小飞,你真是长大了,知道保护老爸了,呵呵,”他笑得还是一贯的温和,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样笑着和我说话的时候会让我这么舒服呢,“他……不会再来了吧……”他的声音顿了一下,“呵,你放心吧,他不会再来了。”

  我看到他的笑容一点点消失,我心里疑惑却没再问什么。

  屋子里简直乱的惨不忍睹,我反应过来硬是检查老爸确认他没受伤,他哭笑不得地配合我,等我俩把屋子收拾都有点样子已经很晚了,我看着重新干净整洁的房子,心里发誓从现在开始我要对他好,我要保护好他,我要赚数不清的钱让他随便花,嗯!我心里朝自己的想法猛点头。

  后来直到快开学了,那个人还真就没再出现过,我从开始的提心吊胆到最后一点点放下心来。

  这个假期没什么大事,只是宝宝跟我说他怎么学成绩都不能再进一步,说他很着急,我特地抽了几天拉小笛去给他讲讲(宝宝是理科,他的文科……跟小笛一个水平……),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用。

  情人节那天我和小笛玩儿了一天,再次到冰冻的河边,我们两个手撑着栏杆看着冰面上滑冰的人们,想到上次来这里一起照相,像是隔了一个世纪。

  “哥,那个时侯,你是不是就喜欢我啦?”

  我笑笑,握着他的一只手,“对啊,还在想,你要是拒绝我不出来,我该用什么理由让你一定出来一起过这一天呢。”

  “呵呵,”他低头笑笑,“对了,好像就是那天你第一次亲我哎。”

  “小样儿,是不是你初吻哪?”我扬眉笑他。

  他瞪我不说话。我哈哈笑着搂住他的肩,他把头靠在我肩上,一起看冰灯冰雕,看那些人们张扬的笑容。

  耳边回荡着广场上为一对对情人们放响的音乐,2001年的情人节,他和我站在同一个地方,怀着同一份心情,不再是三年前那个青涩懵懂的孩子,我抱紧他,随着耳边的音乐也跟着唱起来。

  乘著风游荡在蓝天边

  一片云掉落在我面前

  捏成你的形状

  随风跟著我

  一口一口吃掉忧愁

  载著你彷佛载著阳光

  不管到哪里都是晴天

  蝴蝶自在飞

  花也布满天

  一朵一朵因你而香

  试图让夕阳飞翔

  带领你我环绕大自然

  迎著风开始共渡每一天

  手牵手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著天

  看星星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背对背默默许下心愿

  看远方的星是否听的见

  它一定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