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童老

写出自己的真实故事,与自己同命运的人分享,寻找自己的知心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风雨度过,经历坎坷,尝尽人间酸甜苦辣........平静的日子多好!

网易考拉推荐

续......  

2013-09-09 23:17: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下来的两天小笛像是变相补偿我一样有时间就陪着我,我沉默地接受着他像是道歉一样的举动,心里除了苦涩也有些心疼,三年多的时间,为了他我已筋疲力尽,我真的不想失去他,但我也会累,会痛,再来个凌珑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他再也没解释什么,不论是吃饭还是自习的时候都是安静的不说话,只有当我摸摸他的头叫他小笛的时候会抬头笑一笑,他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看到了他脸上隐约的寥落。

  “晚上盖好被子别又踢被,”我送他到寝室门口的时候说,“不要着凉了。”

  “嗯……”

  他点了点头慢慢走开,临进屋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看我,挥了挥手。我笑着点头,直到他走进屋里才走开。我看着那个关上的门看了很久,轻声叹了口气终于也回了寝。

  第二天起来,洗漱完穿好衣服刚想出门,看到我桌子上有个黑色的小盒子,我拿起来看了下问其余三个人,“这谁的?”

  “给你的,”肖林刚洗完头擦着头发说。

  “给我?”我看看他,“谁给的?”

  “你脑子被门挤了?”他甩甩头,终于抬头看向我,笑了笑,“生日快乐。”

  “呃?”我愣了愣,忙抬头看了下表,果然,十月十号,真是过糊涂了,这两天根本没心情想那东西,我打开盒子,里头是个黑色的打火机,“谢了。”我朝肖林笑笑,他摆摆手,“客气,还行吧?”

  “呵,你还真会挑,我最喜欢的就是黑色。”

  “哎?王若飞你生日啊?”张枫和莫黎两个人惊讶,“真是,我们都不知道。”

  和寝室几个人刚聊了几句,我接到电话,是小笛。

  “哥,生日快乐。”

  “呵呵,”我笑笑,“今天有空么,我们下午没课。”

  “好啊,我翘课,嘿。”电话那端倒是毫不犹豫。

  我呆了呆,“小孩儿,翘课讲那么大声……”

  “呵呵,那说好啦,西门见哪。”

  “嗯,好。”

  挂了电话,肖林一脸讳莫如深,“嗯……笑得这么猥琐,又是那个特殊形式的朋友……不过声音怎么跟个男的似的,这样可不好。”

  “我说你小子还是早点把凌珑追到手得。”

  他耸耸肩,不置可否,刚鄙视他没一会儿,电话又响了,我刚接起来就听电话那头一阵喧闹,然后一个很有活力的声音就嚎了一句,“王若飞!生日快乐啊!”

  我把电话移出一米远,然后瞅瞅肖林,“说曹操曹操到。”

  肖林笑了笑,“傻子都猜的到。”

  “喂喂?喂!”

  “哎哎,大小姐,别喊了,我活着呢。”

  “啊?哦,那啥,生日快乐啊!”

  “知道,你说过了。”

  “啧,不解风情,今晚给你庆生啊?有空儿没?”

  “OK,隋朗呢?”

  “他当然也去啊,对了,我拽一朋友也过去,行不行啊?”

  “好啊,”我抬头看看肖林,心里想,我也拽一哥们儿过去,嘿,“带来呗。”

  “美女啊,你期待吧,”电话那头贼笑,我无语。

  放下电话,很意外肖林问了句,“她干嘛?要给你庆生?”虽然装作不经意的样子,但还是和他平时从不过问别人的宗旨相悖了一点点。我心里暗笑,咳了一声,“嗯,貌似是的,”我一脸装得惋惜,“哎,她指明……”

  “不让我去……呵,我猜也是。”

  “哎,我说你到底怎么追人家的?把她弄这么避如蛇蝎你也挺牛的。”

  “也没怎么,不就亲了她一下么。”

  “莫非你来强的?”

  “什么强不强的,亲了就亲了,哪那么多形式,”他像是想到什么笑了笑,“她还挺单纯的,呵呵。”

  “小子,我很想告诉你,你很牛逼。”

  “嗯,我也这么觉得。”

  “哈,志同道合者,来来,哥我给你指条明路,”我哈哈大笑,“今天你也来吧。”

  “不是指明了么?”

  “我胡扯的,逗你玩儿……”

  “孺子不可教。”

  笑闹了一阵,我们也上课去了,一上午过的飞快,我跟他们约好下午六点在西门见,然后就匆匆去找小笛,远远就看到那个瘦高漂亮的男孩子,一脸昏昏欲睡地站着,我心里就暗笑,真是个睡神。

  “嘿,醒醒了小孩儿,两眼迷离的。”

  “呃?哈,你来啦,”他挠挠头,“困死了,你再不来我站着都要睡着了,嘿嘿。”

  “傻小子,昨天几点睡的?”我俩边走边说。

  “唔……挺晚的。”

  “哎,”我心疼地揉乱他头发,“干嘛了?以后注意身体,早点睡觉,嗯?”

  “以后啊,嘿嘿,”他忽然笑了笑,“嗯哪……”

  也不知道想什么呢,他笑得很开心,微微上翘的眼睛咪起来,亮晶晶的映出满满的喜悦,鼻子上皱起小小的细纹,右边脸蛋上浅浅地凹下一个酒窝,他的笑容真是让我最难抗拒的东西,我忍不住伸一只胳膊抱住他,也不管是不是在大街上了,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要挣开,

  “乖,抱会儿。”

  “唔……”他有点僵,我笑笑,还是放开了他,“哥,对不起……”

  “你个小白痴,”我摸摸他脑袋,“道什么歉,好啦,想吃什么?”

  “嗯……随便。”

  于是我俩纠结了一会儿吃什么后就晃晃悠悠过去了,到了饭店正吃着,朴朔涛来了电话,“小子,生日快乐!”

  “嘿,才来,我都过一半儿了。”

  “呵,抱歉啦,我忙死了,我晚上过去看看你啊?”

  “得,我又没缺胳膊少腿,没啥看的,你加油工作吧,哪天我去找你,”忙了一天还往J大赶他真以为自己超人呢?“晚上好好休息吧。”

  “呵,好,”他顿了顿,说,“你什么时候有空儿?”

  “我也不知道,嗯……等课结了一半的时候吧,”我笑了笑,想问我啥时候去直说呗,弄这么委婉,还委婉得没什么水平,“没多长时间了,要不我翘课也行,哈。”

  “有毛病,你翘课来看我不怕你家那位发飙?”

  我抬头看了一眼小笛,他正低头吃饭,懒得瞅我的样子。

  “得了,那你今晚好好玩儿。”

  “嗯,收到。”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